- 新闻 - 南通新闻 - 视频 - 乐活南通 - 娱乐 - - 互动 - 图片 - 小记 - 楼市 - 汽车 - 生活 - 专题 - 南通论坛 - 通网家园 - 数字报纸 - 手机报纸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老区新闻 扶贫开发 党的关怀 光荣历史 今日风采 组织机构 基金公示 调查研究 网站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 >> 正文  
情系“七战七捷”碑、馆
2019-12-12 15:13:44     来源:      前往论坛讨论

——纪念新四军老战士、建馆顾问王强同志逝世12周年

陆大同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忠诚的新四军老战士、江苏省南通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建馆顾问王强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7年1月23日12时38分,在无锡101医院逝世,享年80岁。

王强,1944年担任当地党的地下交通员,1945年参加新四军。先后参加过南通地区的岔石战役、灵甸大捷、启东“6.8”战役以及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立过多次战功。1979年从南通军分区政治部离休,由于他对党史、军史、战史有研究,江苏省老领导管文蔚、周一峰建议,聘请他为江苏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特约研究员。

1985年5月8日,王强等同志在粟裕受到错误的批判和遭受不公正对待的时候,“七战七捷”名称受到恣意贬损时,竟给省领导管文蔚写信,建议在“七战七捷”40周年之际,开会、编书、树碑、建馆。管老随即批示:“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请省委落实。”

中共江苏省委:韩培信、沈达人、顾秀莲等同志于1985年5月15日,召开办公会,对省委党史资料征委会王强等同志的建议和管老的批示,讨论决定:在苏中“七战七捷”40周年之际,举行隆重地系列纪念活动,即在当年战役的指挥中心——海安,召开纪念“七战七捷”胜利40周年大会;由省委会同南京军区编辑出版新四军丛书“苏中七战七捷”,举行“苏中七战七捷纪念碑”奠基仪式;同时着手筹建纪念馆。并且明确指出,以上活动由省委党史资料征委会具体筹备。为了建好碑、馆,韩培信同志亲自登门,请著名建筑设计大师齐康教授出面设计,上述活动新闻媒体全部公开报导,直接提出了“七战七捷”之名。

在江苏省委决定开展纪念活动之时,1985年11月下旬,委托王强同志赴京,向陈丕显同志汇报请示出版新四军丛书“苏中七战七捷”,并请中央领导同志题写书名,丕显同志经过反复考虑说:“小平同志最近工作太忙,不去影响他的精力和时间了,现在请耀邦同志题写这本书,六个字转到他办公室去。”26日汇报后,王强回到宾馆,心想,那时耀邦同志的工作十分繁忙,拨乱反正、经济建设……各项工作都要他运筹,当然,说句实话,他能题写书名,是我最大的愿望,但也不抱太大的希望。意想不到的是,王老还未返宁,丕显同志办公室转来了耀邦同志12月11日,题写好“苏中七战七捷”书名。

筹建苏中“七战七捷”碑、馆,是王强同志的多年设想,1984年11月26日,中顾委常委国务委员姬鹏飞同志在海安视察时,王老和海安县委领导就恳请姬老为正在筹划中的“苏中七战七捷纪念碑”题写碑名,姬老当即欣然命笔,分别书写了正楷、行草、横式、竖式好几幅,并非常谦虚地说:“我不是书法家,而是老战士,又参加了七战七捷,尽管我的字写得不一定好,但不能不写。”

1986年10月8日,南京军区、中共江苏省委、省人民政府联合在海安隆重举行,纪念“七战七捷”胜利40周年大会和纪念碑奠基仪式,王强同志主动负责大会接待、住宿安排。会议级别、规格之高、规模之大,是海安有史以来,实属之首,由于王老的精心组织,使会议各项活动圆满成功。

1988年5月17日,王老又策划了纪念碑的落成典礼,并先后陪同和参加接待了陈丕显、姬鹏飞、叶飞、彭冲、洪学智、廖汉生、迟浩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许多新四军老领导老同志。

一、请示报告反反复复

1994年10月12日,在王老的积极倡导下,由中共海安县委宣传部率头、史志工委、人武部、建委、土管局、文化局、民政局等部门参加,在海安宾馆二楼会议室,对完成苏中七战七捷纪念碑的配套工程——纪念馆,进行了认真广泛的讨论,与会者一致认为,续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是贯彻落实十四届六中全会精神和党的十五大精神的重要举措;是许多新四军老同志的共同夙愿;也是顺应了苏中老区人民的强烈愿望,海安全县上下已形成共识,筹建纪念馆已是众望所归,会议纪要于10月21日,就得到县委书记冯祖祥、县长卢玉林同意。此时,王老将以县委、县政府名义起草一份,关于筹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的请示报告,交给县委办公室,并将中顾委常委陈丕显同志,1988年5月25日在视察纪念碑的指示:“纪念碑很雄伟,建得很好,将来这里要成为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地方,光有个碑还不够,要把七战七捷中的实物,史料收集起来,在旁边建一个馆,现在只有负责人的题词,连粟裕、谭震林的照片都没有,这是个方向问题……”姬鹏飞、彭冲等老同志对建馆的指示;张爱萍将军1994年5月20日,亲笔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题写的馆名,东南大学建筑设计大师齐康教授的建筑构思图等作为附件。

1994年10月28日,中共海安县委、县人民政府,关于筹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的请示报告呈请市委、市政府转呈,由于市个别领导人观点不一,把文件退回来,并批示“要搞纪念馆,直接给省委、省政府打报告,不要通过市委、市政府……”王老得知这一情况后,叫不要急,由他做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的工作,经反复宣传建馆的理由,为什么要建馆等,很快得到市委书记陈根兴、市长杨任远的同意,并委托王老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起草文件。1994年12月28日,市委、市政府将海安筹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的请示报告转呈江苏省委、省人民政府,并报南京军区,与此同时,1995年1月23日王老在宁又将文件分别送给:原省委书记、“七战七捷”六师副政委江渭清同志;原省委书记“七战七捷”40周年活动时,主持省全面工作,确定“四个一”工程,宣读碑文的韩培信同志;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储江同志(陈丕显对建馆的指示,他在场并表示支持);原副省长陈克天同志、金逊同志;原省人大副主任戴为然同志、周泽同志;原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政委傅奎清、副政委孙克骥等同志。

省委书记陈焕友、省长郑斯林等领导都先后批示,原则同意,办公厅及时转交农业处提出意见,该处综合了省委宣传部、文化厅、史志工委、民政厅的意见。同时,北京万海峰、马苏政等十名将军,联名写信致江苏省委,江渭清老同志也亲自写信致陈焕友同志,表示支持建馆。农业处也及时将材料转到财政厅,他们认为经费必须经过财政厅。当时不知道,以为没有希望,停了一段时间,所以材料在财政厅很长时间。一次王老在宁开会,得知这一消息。建议到财政厅了解情况,受到财政厅同志热情接待,并将所有领导的批示,复印件给我们,王老看到很高兴,认为省委、省政府领导都很关心,经过分析,他要求要发扬七战七捷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继续努力,尽快促成。

1996年是苏中七战七捷50周年,军委副主席迟浩田、总参谋总长吴铨叙,总政副主任周子玉,南京军区政委方祖歧,省委副书记顾浩,省政府副省长张连珍等领导,于5月20日瞻仰了苏中七战七捷纪念碑,代表中央军委、三总部、南京军区、江苏省委、省政府敬献花篮,迟副主席还亲自栽下一棵青松,愿英烈们的精神万古常青。王老抓机遇,又于6月26日再次补充请示。省委副书记顾浩8月16时批示:“续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碑配套工程——纪念馆一事,我已听南通市及海安县的同志汇报过,并已实地看过,确属必须之举,拟同意。”并转交工交处,工交处对顾浩的批示非常重视,由胡秘书直接通知海安。8月25日王老、卢玉林、李存生等同志,高高兴兴前往南京汇报筹建有关情况……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王老在宁开会,打电话叫到工交处去查一下,胡秘书接待说:“建馆首先要批准立项,项目是计经委的事,材料已转去了,请与他们联系。”后来经联系省发改委社发处的同志回答:“材料在这里,中共中央办公厅1996年5号文件,关于严格控制楼堂馆所的通知,目前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王老很自信,反复说明,碑、馆署名是南京军区、省委、省政府。1985年5月就已批准,因多方原因没有建,是配套设施、续建工程,此事得到了社发处赵志敏处长的认可和理解。为了慎重,计经委于1996年11月25日,组织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民政厅、财政厅和南京军区等部门的同志座谈讨论,大家一致同意建馆,海安县委对此也非常重视,由赵勇进副书记带队专题汇报。后来又停了下来……王老仍然不甘心,又于1997年12月31日,南通市委、市政府又一次转呈了海安关于建馆的请示,陈焕友、郑斯林、顾浩等领导再次批示同意建馆。就这样,经过了三下四上的努力,前前后后的奔波,反反复复地争取,省计经委终于在1998年3月5日以社发(426)号批复,同意续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最终完成了当年提出的“四个一”工程,也是对中央军委1994年12月25日为粟裕公开平反的最好支持。1998年12月28日姬鹏飞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奠基发来贺电。

2001年8月5日,彭冲同志听王强汇 报后,高兴地在文件上签字。

二、争取资金千方百计

资金,是建馆的最大难题。几年来,王老带着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对建馆的指示;带着省计经委社发处的立项批复;带着省和南京军区有关领导的批示;带着许多新四军老领导老同志的心愿;带着对世界名将、中国战神粟裕大将含冤去世的悲痛心情;带着对七战七捷中牺牲的3536位革命先烈的怀念,王老凭着:腿要勤、话要甜、皮要厚的三要方针,先后争取资金到账:财政厅390万元,省计经委100万元,南京军区50万元,国家计经委50万元,财政部200万元,合计790万元。他自己以身作则带头捐款2000元,每一笔经费都留下了王老的辛酸苦辣。

①1997年11月27日,王老在南京住在军供站,得知财政厅长在镇江开会,王老想:“白天他要开会没有时间接待,晚上可能要有活动,只有起早最好。”故决定早晨3时出发,由于夜里电梯不开,又住在六楼,下楼时王老看不见,少跑了一步,把脚扭伤了,同行人员叫他不要去,他仍然坚持要去,结果早上4点多就赶到厅长下榻处,在寒冷中等了一个多小时,经与值班的同志联系,6点多钟才同意到大厅等,7时见到施厅长,他很客气,问我们住在哪个房间,王老说:“我们住在南京,怕影响您休息,等了两个多小时。”施厅长很感动,汇报来意后,施厅长看了材料说:“等会议结束,我回去安排。”

②原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智,政委傅奎清参加了七战七捷40周年纪念活动,会议期间,他们都表过态:“纪念碑的经费是省给的,待建馆时,我们军区要支持一点,还把我们单位排在前面。”王强向他们汇报:“海安和南通开始筹建纪念馆,有关领导也先后批示,现将文件送给你们,请予支持。”原副政委孙克骥于2001年1月8日分别批示,都表示大力支持。“

③1992年9月1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彭冲在视察纪念碑就指出:“纪念碑气势磅礴、所向无敌,它是历史的再现,也是海安老区人民的骄傲,就是地方太小,不能体现苏中战役的全貌,应该建一个馆。”并亲笔题写:“再展宏图”;四个大字。

2001年8月14日上午10时30分,由郑秘书将王强和我引进会客厅,彭冲同志高兴地与他们握手并示意坐下。王老简单地汇报了七战七捷纪念馆的筹建情况,彭政委(时任华中野战军第六师第十八旅52团政委,后任南京军区第一政委)首先赞赏江苏、南通和海安又办了一件实事,并关切地问:“王强同志,你们什么时间来的?住在什么地方?……”王老回答:“我们来了几天了,知道您在北戴河休息,我们利用这个间隙先后拜访了楚青大姐(粟裕夫人)、谢志成大姐(陈丕显夫人)、许寒冰大姐(姬鹏飞夫人)等。”接着将江苏省财政厅予2001年33号请示呈请彭政委审阅,彭政委接过文件,认真细致地阅读,当看到“苏中七战七捷在解放战争初期,为中央军委制定作战方针和指导原则,起到了战略侦察和战略试战的重要作用”时,就问:“这几句话有没有依据?”王强立即回答:“有的,中央军委领导同志讲过,军事文献上有明确表述。”彭政委笑着说:“有依据就好。”连续看了两遍后,彭政委恳切地说:“这份材料写得好,把苏中七战七捷的历史意义、它的地位作用都讲清楚了,而且讲到了点子上。”停了一会儿,彭政委接着又问:“还要签吗?今年二月和三月我已签过了两次(2月21日,3月2日)财政部不是有个从江苏南通来的?”王强接着说:“张佑才副部长是从南通来的,他对纪念馆很关心。请彭政委再签一下,力度不一样。”这时彭政委高兴地提笔签字,这也是彭政委支持建馆的第3次签字。这份文件,也是王强同志亲自起草的。去京时仅带了两份,12日原财政部张劲夫老部长签了一份,由秘书转交财政部,16日下午中央军委迟副主席约见了我们,因没有文件,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机会。

2001年8月14日,陈丕显的夫人谢志成同志(中),在她的寓所接见王强和本文作者

三、抢救文物 争分夺秒

1988年5月25日,在七战七捷纪念碑休息室和1990年1月7日在上海兴国宾馆一号楼,陈丕显同志先后两次语重心长地指出:“海安南郊的七战七捷纪念碑,还应有珍贵的文物史料,如作战电文、战役总结、历史照片、军用地图、武器装备、支前器材等。”王老根据丕显同志的指示和建馆的需要,做到一手抓建馆手续审批,一手抓文物史料抢救。

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3、24集团军和中央警卫3师(前身为华中野战军第1师和第6师)是参加七战七捷的两支劲旅,傅奎清和江渭清分别曾任两个集团军政委,1996年7月15日王老恳请傅奎清政委致信23军、王建民军长、张世显政委;1996年7月28日恳请江渭清政委致信24军,粟戎生军长、张鼎文政委,征集文物史料,分别受到了两个集团军首长的热情接待,并无偿提供了苏中战役中珍贵史料文物、复制、复印件150多件(份)。

1997年6月24日,县委书记洪锦华、县长秦厚德根据王老的建议,同意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走访慰问“苏中人民的子弟兵”两个集团军,密切军民关系,搞好军民共建,两个部队慷慨支持退役T34坦克、大、小汽车各一辆;南京军区和省军区也先后捐送退役大炮、机枪等,军区文化部还赠送“七战七捷”剧本和电视剧录相带及插曲录音带。2001年3月7日,中央电视台赠送201期军事百科,介绍“七战七捷”。

②1999年8月2日上午9时,粟裕大将的夫人楚青同志在她的住宅会客厅,亲切地接见了王强同志和我,并将正理好的七战七捷敌我态势图和七战七捷中使用的担架等重要文物,一件一件地拿出来,并将说明写得清清楚楚,认认真真地写好捐送清单。手续办妥后,楚青同志深情地说:“这些文物,本来我们准备放在家里的,因为有的纪念馆征集后保管不好,不能发挥其作用,但你们又来了,我们全家又反复考虑,海安是粟裕同志战斗过的地方,也是他视察过的地方,苏中老区人民很怀念他,而且我又给你们讲过,这些文物还是放在你们那里比较好,希望用它来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促进苏中老区经济发展和两个文明建设。”王老点点头,停了一会,她又说:“你们出来征集文物史料,要带录音机,要把老同志的讲话录下来,充实讲解内容,听起来更生动,说服力更强,因为老同志等不得、拖不得,馆建好了就要开放……”王老对楚青大姐的关心表示感谢,谈到布展时,楚青又说:“布展不要突击一个人,内容要丰富,视野要宽广。谭政委(震林)家你们也要去征集,钟主任(期光)你们不能忽视,当时他是政治部主任,作用可大呢,德苏和德东那里有东西,你们要联系,南京的管老(文蔚)、江老(渭清)……都要征集,总之从司令到士兵,包括支前民兵、民工都可以征集,中央警卫三师,军史馆文物不少,要去复制,讲解接待水平要提高,馆藏物品要丰富,要把纪念馆办成能展示和反映苏中战役的全貌。”

③2001年8月19日上午王老冒着狂风暴雨,在时任华中野战军政治部主任钟期光之子钟德鲁、钟德苏同志的寓所,征集重要文献史料共14本和钟主任生前使用的拐杖。列入清单和填好收藏证件后,钟德鲁同志坦言:“兴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我们坚决拥护,全力支持,但不久前,我到海安,在水利工程公司崔小平同志的陪同下,参观了你们馆,你们对展品的安排欠妥,两个年轻人接待了我们,吱吱唔唔地对史料不熟练,展品破损发霉……建议你们回去对工作人员要组织学习《粟裕传》,特别是苏中战役的过程,否则怎么讲?怎么接待?有关东西(指文物)还有,以后再说。“对此,王老随时做了检讨,并对衷恳的批评表示感谢,”保证回去后,加强管理,组织学习,决心把纪念馆建成既是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又是研究苏中战役的史料宝库,欢迎再去指导。”

④2001年8月9日至20日共七次,王老前往粟裕大将的夫人楚青同志寓所,每次都受到热情接待,她知道去的目的,非常动情地说:“你们为纪念馆走南闯北跑了多年,没有你们二位不行。”王老插话说:“还有李存生局长,我们是三人小组,缺一不可。”楚青接着说:“像你们这样搞纪念馆的人不多了,大概有5-6年了吧?”王老用手比喻:“八个年头……”楚青敬佩地点点头。接着楚青将电话联系准备好的:粟裕在七战七捷中使用的望远镜、照相机、文件箱,生前一直使用的派克钢笔、办公用的台灯,交给我们,并事先写好说明。她还仔细地询问我们:“听说纪念馆又低又湿是吗?”王老解释:“那是在碑的下面,是几间临时的陈列室,纪念馆在碑的东侧,占地15.2亩,设计比较好,环境保护控制差一点……”当楚老听到展厅有3000多平方时,高兴地让起来,冒着35度的高温,带我们走到粟裕同志生前办公室、书房和学习的卧室,一间一间的非常简朴。她指着小铁床说:“他办公学习到深更半夜,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他经常睡在这张小床上。”在办公桌前,楚老向我们介绍:“粟裕同志生前用的钥匙是不告诉家人的,所以,他病故后,抽屉无法开,只好窍开。”指着书橱告诉我们:“当时他将书籍分门别类存放,分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学等等,这张书橱上面贴的‘文学’二字是粟裕同志任总长时亲笔书写的手迹。”还有半身粟裕艺术画像,遗容面膜和生活用品近20件珍品。

⑤2001年8月8日至8月20日,王强同志和我起早带晚先后拜访了财政部原部长张劲夫同志;原昆明军区司令员、云南省委书记张铚秀同志;总后勤部原政委周克玉同志;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康林的夫人吴敏同志;军委装甲兵司令部原副参谋长姜守仁同志;交通部原部长彭德清的夫人吴璇同志;国家高教部原代部长刘季平的夫人吴瀚等老领导;他们高度肯定了江苏省委、省政府、南通市委、市政府、海安县委、县政府又办了一件实事,好事,大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一致认为,续建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既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遗愿,又是许多新四军老同志的殷切期望,也是贯彻落实“三个代表”思想的重要举措,纷纷捐送革命文物、史料、墨宝数十件(幅),愿把纪念馆建成一颗苏中大地上璀璨的明珠。

四、用钱要节俭

党和人民的钱不能乱花,这是王老经常讲的一句话,他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出差在京,他有地铁不坐公交,有公交不“打的”,有时一、二站路干脆就走,办事晚了,泡点方便面,有时吃几块饼干,陪他一起的同志都不太好意思,他总是说:“这比战争年代好多了。”虽然他年逾古稀,但工作踏实,节奏快,爬楼梯都是两步两步的,年轻人都跟不上,有时他还风趣地说:“要抓紧,抓而不紧,等于不抓,为党效劳的时间不长了。”

纪念馆征地,当时正处于全国土地冻结,在立项批复手续还没有办好的情况下,王老向省厅负责经办的同志三鞠躬,恳求他们先把指标留下来;到南通为了减免经费,他又是三鞠躬,结果市国土局的同志讲:“从未有个先例,把我们吃饭的钱都减掉了”;到了海安,他对镇长还是三鞠躬,如果不仅经费减少,而且手续很快就办好了。

每次出差返回时,王老成了孔夫人搬家……都是书,加上文物、资料,又多又重,在站头其他人要找个小工搬一下,他总是不同意,以不安全为由,他带头肩背手提,好几次把肩头的皮都磨破了,手上也起了血泡。有时病了,他也不声不响。为了研究新四军和党史,有关单位或个人请他办事,经常到南京、北京等地,他都购月票,而且始终坚持外出一把抓,回来再分家。有机会,他还通知有关同志前往,会议本来照顾他单人房间,有人去了,他总是叫和他住在一起,有时多个人,就叫服务员加一张床。有一次总政招待所接待他,吃饭标准每天80元,记帐。可王老仍和往常一样。总台服务员对他讲:“你每天的消费还不到40元。”他总是回答:“这样已经很好了。”

王老对纪念馆20年来,靠一双解放鞋和一只装材料的小布袋,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军内、军外,走到国务院、跑到中南海与党和国家40多名高层次领导人结上了忘年交。他办事认真、踏实、为人诚恳、正直、他经常关心同志,密切联系群众,帮助过多人落实了有关政策,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从不耍话腔子,不摆官架子,是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楷模,是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楷模;是继承我党我军优良传统的楷模;也是发扬七战七捷革命精神连续作战的楷模。

王老不仅对粟裕大将有特殊的怀念之情,对七战七捷纪念馆更有特别的感情,在筹建中他排除了风险,顶住了压力,克服了坎坷,正确对待了丰碑背后的风言风语,不愧是先进文化思想的传播者,实践证明:碑、馆的建设是他的心血;碑、馆的一草一木是他的汗水;碑、馆争取到的每一笔资金是他的足迹;纪念馆征集的每一件文物有他的手印;碑、馆能有今天完全归于他的精心策划。

他在病重期间还来信:“老爹虽重病在身,但经常惦念着碑、馆的建设,特别是资金筹措、文物抢救和布展等问题,总是时时萦绕心头……”王老现在告诉您,纪念馆在各有关部门的关心下,已经于2004年元旦对外开放,成为全国首批百家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百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南通市唯一的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历史丰碑,将永远耸立在广袤无垠、阡陌纵横的苏中大地上……

(作者系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原馆长,海安市政协文史顾问,海安市新四军研究会理事,南通市新四军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等。)

[编辑:高锋]
上一篇:粟裕和许世友在济南战役中下一篇:革命战争年代如东涌现的革命智女
南通日报社 2009-2010 版权所有 (C) 苏ICP备08106468号 苏新网备2010048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电话:0513-85118816 传真:0513-85118816 邮箱:zgnt@ntrb.com.cn
联系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西寺路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