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南通新闻 - 视频 - 乐活南通 - 娱乐 - 政法 - 互动 - 图片 - 小记 - 楼市 - 汽车 - 生活 - 专题 - 南通论坛 - 通网家园 - 数字报纸 - 手机报纸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老区新闻 扶贫开发 党的关怀 光荣历史 今日风采 组织机构 基金公示 调查研究 网站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 >> 正文  
新四军 粟裕大将在苏中(下)
2019-05-15 11:49:20     来源:      前往论坛讨论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随着反“清乡”斗争的火光,粟裕谋划新的进攻,遥望欧洲战场,德军已被苏军赶出国门,美国、英国的陆海空军火力,寻找德军阵地的突破口,法西斯希特勒就要灭亡……遥望太平洋,已不再是日军梦想的“内湖”,美军加强对日军反攻,大海成了埋葬日军的墓场……

看中国战场,日军的正面进攻已迈不开双脚,日军的后方进攻已被捆绑双手,抗战的道路已走向胜利的转折……看苏中,日军的“清乡”野心,化成战火里的哀叹,日军的兵力只能往地狱里调动,失败的情绪化成日军挥不去的阴影……

抗战……是中国人民的抗战,已熬过最艰难的岁月……随着1944年的春风,苏中人民的抗日武装,如同大地的绿色,如同开化的江河,二十个骨干团,三万人马,随时卷起进攻的风暴,主力部队化成的地方武装,地方武装连起的民兵组织,提供江水般的兵员……

时空在粟裕的思绪里像一本天书,战神看它……读它……犹如跨上战马。战争啊,你是何方精灵,一笑冲散大地迷雾,你是人类怪物,也是人类宠物,聪明的指挥者能在喧嚣的闹市里听到你的呼吸,能在阳光下看到你来临的风暴,冬天里准备春天的播种,梦中不忘手中枪……

抗战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我与你在长期的战略相持中已准备好力量,我就要推进局部的战略反攻,苏中在困苦中原地坚持,就要变为顽强中的发展……

粟裕身处东台县吴家桥,目光投向高邮,宝应地区的车桥,这里是淮安、阜宁、宝应的交界处,一桥相连三方水,这里是菊花沟上的日军据点,一车推出五座桥,占领该地,将使苏北、苏中、淮南、淮北四地同握一双手,一手能化八方云,苏中军区更有了坚定后方。

粟裕早已亲临车桥侦察地形,他如同把车桥捧在眼前细细看,车桥啊,苏中抗战形势的转折,将从你转动的车轮里开始……

粟裕排兵布阵,决心攻下车桥,战神定下攻坚与打援并举的作战方针,打援……决不许淮安的日军向车桥靠近,攻坚……直取日军在车桥的中心据点……

战前准备如同组装大地钟表,一旦打响,各部队务必运转协调……战前准备隐蔽进行,战火威力突然喷射……

突然……离发起攻击时间只有两天,战场指挥叶飞进入指挥位置,旅长陶勇亲临主攻七团,打援部队已布置就绪,粟裕登上指挥全局的帅位,稳操胜券似神仙……突然……东台县安丰据点的日军出动“扫荡”,日军对粟裕用兵还蒙在鼓里……

面对日军“扫荡”,战神立即还他一个“声东击西”顺势来一个战役伪装,师直机关分成两个梯队。后梯队向北转移,前梯队与日军纠缠,纠缠……纠缠……攻击西北方的车桥,示形东南方的安丰,日军像喝了迷魂汤,怎知战神用兵,闪电的琴弦由脚步弹……

时间向主攻地点飞跑,1944年3月5日清晨1时50分,月亮送给战神一盏照明的天灯,主攻七团如一群月亮里的天马,突然飞临车桥两翼,越外壕,驾云梯,登围墙,突然的枪声给日伪军的碉堡群戴上无情的手铐,车桥的土地松绑了绳索,枪声在勇猛里狂声大笑,冲锋的身影如战火里的无数辆战车,前进……冲锋……黎明的枪声借来突然狂风,刮起满天飞沙,恰似天降神阵,朝向日军、朝向太阳旗、朝向日伪军的碉堡,发起天意的冲来……

战斗继续进行,淮安袭来日军援兵,粟裕早有伏兵设在韩庄、芦家荡、地雷阵收取日军的尸体,日军四肢分离无归路……战斗继续进行,3月7日的太阳加快了脚步,车桥插上了新四军的红旗……

车桥战役结束了,日军的五十座碉堡全部被拆除,日军的四百六十名孤魂,伪军的五百名野鬼被炸平阴间的墓穴……淮安、宝应以东的纵横五十公里的国土,化成一片红色的海洋……,车桥战役胜利的枪声,揭开苏中抗战反攻的序幕,苏中大地上飘来春天的使者,盛开百花引来夜莺歌唱,这声音好久没有听到了,这声音带来春天的问候,我的家乡在春天里,我的祖国有了绿色的新装……

车桥战役的枪声,让日军的神经颤抖,绝望与悲观拉紧鬼子的绞索,倒垂的太阳旗下,日军向中国人举起双手,驻守东台据点的十二名日本兵集体上吊自杀了,绝望的头颅伸进冰冷的绳扣时,苍天睁开了眼睛……你们远离亲人,远离故乡,迈步侵略的战场,失败从脚下开始了,失败从头上结束,你们最后的一口气息,吹软了武士的军刀,蒙上太阳旗的黑纱……

车桥战役枪声,引来苏中大地局部反攻的合唱,粟裕乘胜发起南坎战役。6月26日深夜,月亮在枪声里滑行,战神收取梦中的希望,苏中啊,自天有日月同辉,夜晚有白天的太阳……

战火里的时间,像粟裕最亲密的战友,时间了解战神心。1944年秋天,电波里传来延安的决策,粟裕奉命率领苏中三个主力团,向苏浙皖边挺进,发展东南,准备迎接抗日的战略大反攻,准备进南京……上海……这一夜,时间伴战神交谈,浙江啊……久违了……想那年,我率挺进师与你共患难,风雨中你给我多少母亲般的情感,后来我虽然兵进苏中,然而江河的神经始终把我们相连,多少回梦里握紧你的手,多少回梦里吻热你的脸,如今我就要回去了,我带来更好听的歌……这一夜,时间伴战神交谈,苏中啊……这些年我与你朝夕相伴,多少夜晚盼朝霞,多少地狱望人间,泥土里掩埋多少永生的战友,黄泉下有我难忘的乡亲,如今我要走上新的征程,我带领苏中人民的子弟,一同去南方。啊……明亮的夜色,关闭地狱的门,打开天堂的窗……

粟裕挺进苏浙皖边,带领苏中人民的子弟兵,告别父母、妻儿,征战远行。战火隔天地,家人似远亲,乡情、亲情里飘出梦中的太阳,血与火的征途,何时化成信步的幽径……1944年12月27日夜晚,寒冷中的长江流出温暖,粟裕率部来到龙潭对面的江边,战神就要在这里破浪南下,万人雄师渡天堑……

大江连天地,横渡亦如海,风浪筑起道道墙,唯有驾驭空气的风自由来去……大江连天地,一条上帝的金线,缝补山河新衣,一条粗壮的血管流淌英雄热血,一腔真情唱人间悲欢,举火烧开一江水,挥手推出万轮月……西望苍山千里,生出大江的勇敢,心随大江东去,誓把大海装满……

粟裕凝视夜幕下的长江,激流如歌,……汪精卫伪政府南京,沉睡在对岸龙潭西郊,伪江苏省政府所在地镇江,趴在对岸东南的江边,对岸的铁路与江岸同行,日军的喘息声,漂成江面的漩涡……死亡之地亦有通向活路的通道,日军眼皮底下正是盲点死角,日军在美梦中过年的时候,粟裕的万人大军飞越大江,回首一笑,寒江、寒风、镇寒江……

粟裕挥师向南,挺进江南老区,像走进故乡的大门,走进温暖的春天。回来了,老新四军回来了,亲人回来了,粟司令回来了……这声音在人们的心坎上传递,心灵开出迎春花,在风中传递,人们追赶风……

啊……这么长的队伍,长到了天边,这么长的队伍,把地上都站满了,孩子……同志请慢点走,我带来干粮,我带来扁担,让我也走进你们的队伍,让我看看你们的模样,让我走在你们的身旁,这时刻是梦还是幻,流泪也是甜……

啊……哥哥和弟弟、父亲和儿子、丈夫和妻子、全家的人来了、全村的人来了、全乡的人来了,走……走……走进欢迎的松门,走进欢迎的锣鼓,脚步化冰雪……

粟裕挥师向前,走进江南老区,如同熟悉的故乡,走进温暖的春天……1945年2月5日,苏浙军区成立大会,在浙江省长兴县槐坎乡温塘村召开,欢呼声向春天敬礼。粟裕出任苏浙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不负红旗的信任,誓言如大山……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人民是衣食的父母,我们是人民的队伍,我们的步伐走向胜利……

粟裕挥师向前,战略彩图随军高歌,南下……南下……先占领浙西,再打通浙东,向浙江沿海发展,向浙江全省进军,开辟战略反攻出发地……

粟裕挥师向前,啊……浙西我看到了你的身影,天目山如同你的脊梁,天目山啊,你望向东北的眼睛,涂举起了天目,你绵亘西南的身躯,如天地高墙,你面前的孝丰,作了天目山看家的门户……

啊……天目山苏南、皖南、浙西南的风,从你的门户里进出,孝丰有一场争夺的风暴……粟裕向江南进兵,重庆的蒋介石,看到一支飞来的冷箭,浙江是我蒋家王朝的大本营,日军败后当由党国来接受,岂容“共匪”再染红色……你这个粟裕,那年怀玉山的风雪没把你活埋……那年浙西南“围剿”让你漏网……那年皖南袭击你去了苏北……好一个粟裕,天目山不是你练习跨越的木马,天目山是你们的第二个茂林……蒋介石令出兵动,天目山烧来战火……

粟裕用兵,时而如巨龙飞天,时而似山林卧虎,虽然兵出孝丰东南面的——杭嘉湖、莫干山,眼睛却看到了孝丰的烟尘;噢……顽军果然向孝丰杀过来了,苍天送来还击的因由,正是战神等待的时机,粟裕立马棋子落地,全力反击,公元1945年2月12日至18日,寒风中的孝丰城,穿上新四军的新衣……

粟裕轻取孝丰城,轻松进占天目山北面的门户,战神目光里,涌来一幅战场形势图……

天目山,睁开你的天目吧,请看一看人间,就要打碎镇压你的妖符,你就要重获自由……

粟裕演绎战场兵法,蒋介石怎甘心天目山门户被攻破,必派顽军争夺,战机在“争夺”里呼叫……

破阵方案从战神目光里飘出,坐阵孝丰,以逸待劳,天目山外布奇阵,运动中歼敌;到那时,顽军山基动摇,新四军乘胜进军,智囊装进天目山……

粟裕的魅力,每逢大敌,均能以奇谋驾驭战场,调动敌人如信手取物……

蒋介石果然争夺孝丰来了,公元1945年3月3日,四路人马的顽军,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摆成马蹄形,对着孝丰分进合击,妄图围歼初来的粟裕……

啊……春天的野火,怎能烧尽遍地劲草,粟裕自由退兵良谋,任凭你几路攻来,我只打你一路,五指握成拳,造成局部优势……

看战神布兵,孝丰城正面防守,派出兵力,孝丰西北——牛山、八卦山一带的阻击阵地派兵占领,战神在孝丰及西北的芦村地区控制主力,待机向西迂回包围,南北夹击顽凶,粟裕此时深感兵力不足,可惜只有两个纵队,只能一根扁担挑两头,手中没有预备队……如果能有三个纵队,即可一个纵队堵截,两个纵队突击,仗才好打成合唱的艺术……

粟裕布阵中思考,部队啊,应该五五建制或四四建制,战马更能在驰骋中奋蹄……

战斗打响了,各路顽军步步进逼,阵地在反复争夺中,热了又冷,冷了又热,争夺……争夺……粟裕主力全线出击,滑头的顽军“忠义救国军”见势不妙,紧抓夜幕赶紧逃跑……

战场形势变如闪电,顽军五十二师一个团的侧翼突然暴露,新四军发展攻势,该顽军撤到黄泥岗,遭遇战中变为覆灭的黄泥……

粟裕的攻势如大地喷射火焰,顽军败退像惊恐的狼群,新四军乘势南进天目山,脚步随枪声向前,天目山露出笑颜,天目山睁开天目,看人间烽火,似是人间炊烟……

粟裕放眼浙江,浙东、浙西写春色,天目山像进军的战马,枪声扬起金色的马鞭……

参考文献:张雄文著《无冕元帅》一书有关章节。

陆大同

作者为南通市新四军研究会特约研究员、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原馆长。

[编辑:高锋]
南通日报社 2009-2010 版权所有 (C) 苏ICP备08106468号 苏新网备2010048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电话:0513-85118816 传真:0513-85118816 邮箱:zgnt@ntrb.com.cn
联系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西寺路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