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南通新闻 - 视频 - 乐活南通 - 娱乐 - - 互动 - 图片 - 小记 - 楼市 - 汽车 - 生活 - 专题 - 南通论坛 - 通网家园 - 数字报纸 - 手机报纸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老区新闻 扶贫开发 党的关怀 光荣历史 今日风采 组织机构 基金公示 调查研究 网站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 >> 正文  
革命战争年代如东涌现的革命智女
2020-01-16 11:19:33     来源:      前往论坛讨论

杨自强

此文资料来自上世纪末如东县委党史办所编《群英谱》。该书是县党史部门在县委领导下,全体人员花了三年时间,走访了全县40个乡镇、三千以上有关干部和群众中的知情人等,通过他们的回忆、证实,提供资料,有的还写出初稿,记载了大约900多名先进人物,党史部门编写了857篇传记式短文,并确认这些从民间涌现出来的、很少甚至不为人知的英雄模范和为革命献身的可敬、可佩、可载之史册的英雄儿女。

如果专从智慧上讲,我县在战争年代,笔者从《群英谱》上查看,以智胜敌,营救陷于险境的我方干部,粗略统计仅妇女就有64人。现略举10例,让大家看一看她们感人至深的形象。从年龄上讲,老中青少四类人都有。

老年人:

《陆老太(64岁)巧护白桐本》。1943年6月中旬一天下晚,区长白桐本带领几名队员在银杏乡一带活动,白天住在陆老太家,夜里外出惩奸除匪。想不到被坐奸发现,他就向童店驻敌报信。傍晚时分,数十名日寇、伪军直扑陆老太家而来。白区长及其区队人员已经离开了她家。有个鬼子小队长问陆老太:“你的,白桐本的有?”陆老太灵机一动,点了点头,从房间里东寻西找,故意拖延时间,以让白区长等人远走。最后,她拿了个洗脸铜盆,对鬼子说:“我家没有白铜盆,只有黄铜盆。”弄得鬼子和伪军啼笑皆非,把陆老太打得头破血流,又威胁说要烧她家房子。日、伪军把陆老太家里里外外搜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临走时把她家屋角不远处一大堆麦秆草放火燃烧。半夜时分,白桐本及其战斗人员及时赶来,立即将火扑灭。陆老太巧护白桐本这一故事长期在掘、马等地流传,直到现在。

《季老太认“儿子”》。1944年2月15日,岔南乡民兵分队长和另一名民兵干部,发现很多日、伪军下乡扫荡,来不及逃跑了。决定到60岁的季老太家躲一躲。季老太家房子小,藏不住人。这时她计上心来,让他们二人装做她的儿子,叫分队长换了破旧衣服,拿了把锄头,下田锄草;吩咐民兵干部把锅锈涂在脸上,头上载顶破帽子,并抓了把稻草叫他搓起绳来。日、伪军进门后翻箱倒柜,抢来大米、花生等农产品,随即拉民兵干部去挑火草。季老太连忙拦住说,他是我又瘫、又聋、话都不会说的的呆儿子,让我家老头子去挑吧。这就救下了我方两名干部。

《王老太掩护妇联主任》。王老太56岁了,沿口南乡沈腰庄人。1948年4月20日,蒋匪军对双甸地区疯狂大扫荡。乡妇联主任陈陆美奉命到沈腰庄工作,就住在王老太家里。王老太安排她睡在自己的床上,装成病人,额上用毛巾扎着,躺在床上直哼,踏板上撒了一大摊粥和咸菜,看上去像是呕吐物。敌人追问床上躺的是什么人?王老太说是她的女儿,生的是痢疾,要传染的。敌人连忙后退,打了王老太两巴掌,捉了两只鸡,离去。敌人撤离后妇联主任安全转移。

中年妇女:

《你是新四军的好妈妈》。华丰坝环岸村47岁的张玉珍,掩护受伤的区队王排长。第二天,日、伪军偷袭环岸村一带,一群伪军冲进她家,要掀帐子搜查,说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新四军。张玉珍十分镇静从容地说:他是我儿子,害了伤寒病,不能揭帐子,掀被单,又说这种病人被风一吹就没命,而且还会传染给别人。伪军不信,就是要掀被子,把人拖走。她和儿媳死死拖住伪军不放,不顾伪军毒打,忍痛坚持,并故意将马桶碰倒,臭不可闻,伪军这才掩着鼻子离开。结果伪军将她在田里干活的儿子抓走,她和儿媳虽然心如刀绞,但仍然坚挺着,不让敌人看出破绽,最后向亲朋好友借了几百斤皮棉,才把儿子从敌据点里赎了回来。

《徐德兰智护5干部》。徐德兰43岁,三邻乡沿堤村人。1947年春季的一天,苴丰区5名区委女干部,在三邻乡指导工作,午前走到沿堤村时发现下乡扫荡的敌人,逃跑来不及了。徐德兰看到她们,立即招手闪进她家躲避。原先她就听说区里有干部要到她们村子来,她早就在家作了隐蔽他人的准备,所以一看到我方的干部,就招手将她们请来,一一隐藏好,然后下地锄草,实际是监视敌情。因掩护及时,5名妇区委女干部安然脱险。

青年女子:

《管德芳巧妙掩护联防队员》。管德芳23岁,家住凌民乡坞子港。1947年夏收时节的一天上午,她正在田里割麦子,忽然听到西北断断续续传来枪声。她抬头一看,发现敌人从几面包围过来,北面己有几个敌人游过了河,拼命地追赶南撤的的区队同志。原来古坝驻敌,发现了掘马北区队,就兵分三路合击,妄图吃掉我方区队。我方区队化整为零,立即组成七八个战斗小组,边打边转移。其中有个小队七八名联防队员,被鬼子、伪军追赶过来,看到管德芳就问:“你是什么人?”她拿起镰刀,装聋作哑,说话结结巴巴,装着口吃说:“……割……麦……的。”敌架起机枪准备扫射,叫她扒下。她装耳聋,与敌闲扯。一个家伙冲过来打了她两巴掌,将她摔倒在地。她拖住这家伙一条腿,缠住他。这家伙用枪托砸开她的手,向联防队员扫射。因她的纠缠,队员们已跑得很远,抄小路脱险了。

《吴秀珍掩护女干部》。吴秀珍21岁,出生于兵房镇农民家庭。1947年春一天下午,蒋匪军和还乡团下乡扫荡,在兵房镇郊区抓到一批群众,集中在一片空地上。敌人用枪威逼大家说:“共产党干部李汉兰出来!”有个还乡团分子大声叫嚷:“谁叫李汉兰?”人群中吴秀珍一想:这些敌人肯定不认识李汉兰,她在人群中大声说:“李汉兰早己跑了,这里没有李汉兰!”她还暗示身旁的李汉兰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场群众听吴秀珍这么一说,都异口同声地说:“李汉兰不在这里!”敌人并不认识李汉兰,只好放了被抓的老百姓,没精打采地走了。

《一村姑勇救侦察员》。这位村姑名叫陈永莲,18岁,凌民乡袁家缺村人。1947年5月16日晨,蒋军和还乡团300余人,由地头蛇袁怀道带路,趁着雾气袭击凌民乡等地,妄图消灭掘马北区队。区队两名侦察员发现了敌情,立即通知群众撤退。这时敌人已向他俩包抄过来。他俩立即从凌河南岸向北岸撤退。陈永莲见到后,随即把藏在北岸芦苇中的一条小船,撑到南岸,让两名侦察员迅速上船,撑到河心,被敌看见,叫她赶快把船撑到南岸。她口头答应,却猛撑一篙,3人一齐跳到船下,手拉船帮。敌人向小船猛射,但他们以小船作掩护,安然到了北岸,躲进草荡中。

少年女孩:

《小宗英遇敌不慌》。宗英姓徐,13岁,家住环北乡湾坝村,出身贫苦,但很聪明。1947年秋收前夕,区委领导,看到稻子一片金黄,为了防止被敌人抢走,区委通知乡武工队陈、徐等队员把稻子连秸秆割好,用船装到别处去脱粒,不料在牛桥港,木船因超重沉没。有个叫刘宏才(混进区队的内奸)的武工队员说:“夜里看不见,天亮后再打捞。”乡武工队两名队员,被安排住宿在河南边一户农家。内奸夜间去报了信,第二天天刚亮,还乡团直奔河南边一户农家,冲入西边厨房搜索。这个人家的小宗英急中生智,立即开了东门,让乡武工队员隐秘到河边,泅水脱险,并将另一名武工队员摆放在柜前的步枪扔到河里,以免产生不良后果,等他们脱险后来取。

《机智勇敢的女孩》。女孩名叫姚素珍,14岁,家住双德乡三士村。1947年初,蒋匪军和还乡团在村子不远处筑起了碉堡,天天外出抢掠。2月5日(农历正月半),乡武工队长带领4个民兵,侦察敌情。走到小姚家场边时,发现北边来了很多敌人,只好藏到小姚家。敌人尖兵先走到姚家附近一家小店,抢了点吃的东西,其中有两个家伙径直朝姚家走来。小姚大声说:“我家没有好东西吃!”暗示队长:敌人要进屋了。一会儿敌人来了,真要进屋搜寻。小姚假装笑脸说:“我家有鸡蛋,我去拿。”说完进屋端出了一瓢儿鸡蛋。两个敌兵只顾把鸡蛋往口袋里装,只是向矮小黑通通的小草屋看了一眼就走了。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不少农村妇女在救我方区、乡重要干部时,她们沉着冷静,面对顽敌,毫不畏惧,以令人敬佩不已的智慧,虽然遭受敌人的追问、毒打,仍坚持不露马脚,将生死置之度外,与敌周旋,最终保护了我方革命同志。她们的感人事迹鲜为人知,她们是真正的革命智女,值得大书一笔。


[编辑:高锋]
上一篇:情系“七战七捷”碑、馆
南通日报社 2009-2010 版权所有 (C) 苏ICP备08106468号 苏新网备2010048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电话:0513-85118816 传真:0513-85118816 邮箱:zgnt@ntrb.com.cn
联系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西寺路10号